被男同学踹「怕父母难过不敢讲」!少女把霸凌遭遇写成诗,勇夺文

2019-11-15

被男同学踹「怕父母难过不敢讲」!少女把霸凌遭遇写成诗,勇夺文

(本篇内文为读者投稿,文中资讯由投稿人撰写提供,部分以化名及第一人称笔触处理,敬请见谅。)

#粉粿相谈室/投稿人:高孜荞/主题:将被霸凌化成逐梦的力量

小时候因为貌丑,所以我常被班上的男同学嘲讽,记得国中时期,我被他们封为「校花」,这些男生每天都用嘲笑的话语在谈论我,我本来想说那就忍耐吧!反正又不会在学校待一辈子。

但在国三那年,有一个男生和班上的一个大姊头女生成了班对,他就仰仗着有这个大姊头可以让他当靠山,常常趁着扫地时间欺负我,我只要在打扫时经过他的坐位旁边,他就用脚狠狠地踢我,我的小腿常常被他踢到瘀青。


这件事全班都知道,但没有人替我跟老师讲,也没有人敢出来指责那个男生,而当时正在跟他交往的这个大姊头,也不出来阻止他。而我则怕父母亲难过,回家后就什幺都没说,但却常常一个人躲在棉被里哭泣。

当时班上有一个善良的女生,曾经在她自己的工作已经做好时,跟我说:「我帮妳打扫啦!免得妳又被欺负。」她一共帮我打扫过两次,虽然只有两次,但我还是要谢谢她。

我知道这些男生很讨厌我,他们觉得每天上学都得看到一个丑女,很碍眼。但讨厌我,可以不和我说话,不和我互动,如果只是因为一个人长得丑,就要动手打她,那幺也只是在暴露他们自己的教养而已。


后来上了高中,虽然再也没有人因为我的外貌而打我或踢我,但那些揶揄和嘲讽还是一直在心里不断地上演。

在这样的人生困境里,我更加体会世态炎凉的感觉,开始决心以文字的力量角逐文学奖,我用外表平凡、却德气居冠的荷花写出一首讽刺诗,讽刺那些外貌协会的异性,后来侥倖得奖了。

我心里想,他们霸凌我,我就把这个委屈化成助力,让自己活出一片天,因为欺负我的人都还活得好好的,我又怎能就此丧气呢?

(全文完)


若您对于忧郁、身心、校园、霸凌、亲子…等议题有所感触,都欢迎来「粉粿相谈室」以匿名的形式写下心声,我们保护你的身分,也让你的声音被听见!

粉粿的徵稿后记:Dear孜荞谢谢你!谢谢你勇敢地挺过来,把心碎的痛楚和负面回忆都转化为成长的动力,对过往那些霸凌者来说,今日美好的你,早已比他们成熟懂事太多,愿你能透过文字,把更多力量带给遭受霸凌、受伤的心灵!你是很棒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