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小螺丝锁住特斯拉大单,凤梨田外创造的百亿营收奇蹟

2019-11-23

一辆车子有两千多颗螺丝,路上跑的每一辆车子,几乎都有恒耀做的螺丝与螺帽; 恒耀不但是全球前 10 大汽车扣件厂,也是特斯拉的主要供应商。

「年初一位朋友订了特斯拉(Tesla),兴奋地一直跟我说要出货了;我跟他说还没有啦,螺丝都还在我们工厂仓库,没出货车子怎幺组得起来?」恒耀国际董事长吴荣彬笑着说,「不过这次 7 月出货是真的了!」

去年 4 月南台湾的扣件展上,美国电动车大厂特斯拉千里迢迢地主动找上门,还送上 Model 3 大单,让恒耀成为特斯拉最大供应商。有本事直接打入欧美三大车厂,品质、产能足以应付,是特斯拉看上恒耀的关键。吴荣彬解释,电动车的螺丝螺帽都是重新设计过 ,和一般引擎汽车不一样;而一辆电动车使用的螺丝比一般汽车更多,高达 3,000 至 4,000 颗。

不要小看一颗螺丝。它不但造就恒耀国际一年百亿元营收,失之毫釐、差之千里,更与你我的生命安全息息相关。恒耀八成营收来自于汽车应用,一辆汽车里面大大小小扣件多达两千多颗,恒耀都有製造生产;路上跑的每一辆车,几乎都有恒耀的螺丝与螺帽。

创业路跌跌撞撞凤梨农亲友增资挹注  第 4 年才小赚

从台南官田以南,到高雄冈山以北,这块小地方汇聚台湾近千家螺丝工厂,更是全世界最完整的螺丝生产聚落,恒耀也藏身其中。「这幺小的範围里,要什幺东西都有!」吴荣彬说,只要一通电话一个描述:不论是模具、马达,甚至小至马达用的皮带,送过来不但快,而且绝对不会错。

吴荣彬出生台南关庙,父亲是种植关庙凤梨的第一代农夫。为了感念父亲用凤梨把他养大,吴荣彬还成立了恒耀食品做凤梨酥。身为凤梨农之子,父亲对他说,「我不要求你大富大贵,但你一定要闯一个自己的事业。」他念书时每天坐公车都经过当时颇负盛名的三星五金,毕了业顺理成章就去考三星。在三星五金待了 6 年、做到厂长后,吴荣彬向老闆提出想要自行创业的想法。

当时三星五金有一个焊接螺帽,技术一直无法突破,老闆便提议把这个项目切割出去,与吴荣彬合作创业。公司第一期资金 1,650 万元,吴荣彬认了将近一半,钱全数都是借来的。第二年 1,650 万元就全数赔光了,但不轻言放弃的吴荣彬,只得硬着头皮透过父亲向多名一样种凤梨的亲朋好友增资。

当初 17 个人的小工厂,吴荣彬一边要跑银行、赶 3 点半,一边算薪资、扫厕所,还要设计开发模具,跑业务、顾生产。就这幺赔到第 3 年,他感念地说,「三星的老闆来看我,劝我乾脆收起来,回去三星上班也很好;我说再给我一年时间吧。」第 4 年,技术终于突破,公司开始小赚。他回忆起当时,「真的很惨,到了第 10 年,我才摆脱负债人生。」之后恒耀一路壮大,虽然又经过金融海啸时期,原料跌价损失以及汽车业面临巨大冲击,恒耀依然屹立不摇,「要把我打垮很难,因为我的意志很坚定。」吴荣彬得意地说。

产品线一应俱全一颗螺丝从 0.5 公克做到 40 公斤

吴荣彬一开始就锁定生产特殊品,不做六角螺丝螺帽这类标準品;将近 30 年来,恒耀目前有做 3 万多个规格,如今已是全世界扣件製程最多、产品最多、产品涵盖範围最广,从最轻 0.5 公克的螺丝,到应用在风力发电、一根超过 40 公斤的螺丝,一应俱全。

「我就是要搞大,搞複杂!」亲眼见证家乡关庙起落,让吴荣彬印象深刻。他细数,关庙早年编竹篮,当时欧美家庭餐桌上的麵包篮 100% 都是来自关庙,并发展胸针、髮夹等竹器工艺品。关庙后来改为发展籐製家具,在 3、40 年前,一年产值就高达 7、80 亿元、全数外销。

30 年前关庙再度面临产业转型。当时要做医疗手套,从国外订了 3、40 台机器,每台要价千万元以上,但是没有一家成功,因为技术还没办法克服,最后这些设备统统变成废铁,关庙从此再难翻身。吴荣彬认为,扣件这个产业,可以用同样的设备,透过模具不同设计,生产出不同的产品,不像其他专用机,潮流一过就报废。于是恒耀一直往上爬,往外扩,在不同产业找出自己的附加价值。

恒耀光是实验室设备就超过上亿元,很多人认为,不过是小小的螺丝而已,为什幺要搞得那幺複杂?「这是企图心的问题。我不但要规模领先,技术领先,规格也要够广,有时天光、有时月光(台语),某个领域今年不好,我还有其他的。」天秤座的他,时时追求平衡。

「我们也是认证最完整的。」令人讶异的是,小小螺丝螺帽,恒耀也取得原厂认证,包括福特、福斯、通用、日产、上海大众、一汽大众等,恒耀的扣件都是直接卖给原厂,「其他供应商只能卖给 Tier 1、 Tier 2 厂商。」打入原厂不容易,像福特认证程序冗长,就花了 4、5 年时间;但是协同设计、直接出货给车厂的订单,不但可以议价,前 5 年也有保证价格。恒耀从遥远的一端,站上了车厂工程部门、採购部门,成为重要策略伙伴,一起制定规格。

下一步剑指美国欧洲与中国已站稳  将完成全球化拼图

金属中心专案经理戴佑政形容,吴荣彬眼光精準、抓紧产业脉动,相较于其他业者的保守,他敢投资,买业界最贵的设备,不计代价开发模具,是技术能力走在前面的关键,「就是一股霸气」。

恒耀早期以贸易为主,「这辈子第一次接到 100 万美元的订单,结果客人来看了掉头就走,说你们连自己的工厂都没有。」恒耀逐渐转型以製造为基础,先后在中国苏州、台湾台南设厂。吴荣彬逐渐体认到:台湾人最熟製造,但不熟市场、行销,大部分台商到中国做製造,客户还是在欧美,只是把台湾製造搬去中国,一旦成本上升就往西边移动,只是在做 cost down(降低成本)而已。

于是他在厦门扩厂供应中国当地客户,如今恒耀已经是当地重要的 player,就像是中资企业一样,当地製造以供应当地市场。「我不只要做全球供应商;还要做全球製造商;未来全球市场都要在地製造。」

2014 年收购德国专业扣件厂 ESKA,让恒耀的国际布局更上一层楼。原本螺丝这种小零件供应商,德国汽车大厂是没放在心上的,但是恒耀购併原本就是德国双 B 主要供应商的 ESKA 后,BMW 就急着直接找上门,希望在德国同样的製造品质,可以经由恒耀在中国複製生产,以迎合中国政府国产化的趋势。

更重要的是,ESKA 是全球唯二可以量产铝合金汽车扣件者,在全球市佔率达四成。在环保节能潮流下,汽车轻量化已成趋势,车体、板金、底盘都朝轻量化发展,举凡一块板金换掉,所有扣件也必须跟着换,因为不同金属放在一起会产生电位腐蚀,例如宾士在去年全新大改款的 E-Class 使用铝材质引擎时,对应的扣件也必须全部换成铝製。

因应中国政府要求在地化生产趋势,恒耀计划今年底将德国 ESKA 技术引进至厦门厂,届时恒耀铝合金扣件总产能将跃升全球第一,并能就近切入车厂在中国当地供应链,可望在中国取得轻量化领先地位。而中国、欧洲布局有成后,恒耀的下一步便是剑指全球第三大市场美国,购併美国厂的计画积极进行中,以完成全球布局的拼图。

毛利率持续提升在地製造就地供应  没有汇损困扰

法人指出,恒耀近年持续透过取得新客户、调整产品组合以及改善各厂效率,今年第一季毛利率从以往的 20% 至 25% 拉高至 27.295,可望持续攀升;也因为恒耀在地製造,就地供应,超过七成以上的营收与成本费用都是当地货币,大幅减轻普遍困扰台湾外销业者的汇率问题。

恒耀去年营收 100 亿元、EPS(每股税后纯益)5.51 元;今年第一季 24.6 亿元、EPS1.66 元,法人看好今年 EPS 有机会挑战 7 元。法人指出,恒耀在产品、营运模式及产业地位皆具有相当竞争力,加上不停扩张版图,产业地位将持续向上提升,进而挑战龙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