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粉圆重振MIT招牌 外销年产值暴增50%

2019-11-23

一颗粉圆重振MIT招牌  外销年产值暴增50%

珍珠奶茶在全球掀起热潮,尤其粉圆口感更是让人一吃难忘,究竟一颗颗的珍珠从哪里来?为何外国人也指名要吃台湾生产的珍珠?《远见》带你深入剖析珍珠生产的祕密。

吸管插进珍珠奶茶里,一颗颗Q弹有劲的粉圆,「啵!」不断被吸入口中,跳跃着、鼓动着,与香甜奶茶婆娑起舞,顺口滑溜,令人着魔。

随着台湾珍珠奶茶、波霸奶茶进驻到全世界各大小城市,带动最关键的原料:一颗颗晶亮黑透的粉圆(俗称珍珠),也飘洋过海,成为外销全世界的畅销品。

全球需求遽增 一日产量逾300吨

一位珍奶供应链业者指出,台湾厂商一天的粉圆总製造量,平均可超过300公吨。

据估计,一公斤的粉圆,约可製作出25~30杯500c.c.的珍奶,若以台商一天总产量300公吨来计算,约可供应7500万杯~9000万杯的珍奶。一年全球有300亿杯珍奶的粉圆就是来自台商之手。

根据茶饮料业者统计,海外消费者对台湾珍奶的热爱,远超过想像,平均每卖出100杯的手摇茶饮,就有50杯是珍奶;而且国内一杯仅50元左右的珍奶,海外售价可以达到100到200元,可以说是茶饮界的星巴克,为粉圆製造商开拓出一片新蓝海。

因为欧美客户认为,「珍珠原产地是台湾,若珍珠不是Made in Taiwan,他们也不太愿意採购,」多位业者异口同声指出。

随着珍奶大受欢迎,台湾的粉圆需求更是逐年爆量,把一家家传统的小粉圆家庭工厂养大了,成为具规模的现代化企业。

据统计,现今台湾大大小小约有20、30家粉圆製造厂,其中约5~10家较具规模,单日产能约30公吨以上。

若以每家粉圆製造商包括海内外生产据点,平均有50~100位左右员工估算,等于说台湾整个粉圆事业,养活了数以千计的家庭。

如今从北到南,都有大型粉圆製造商。

台湾北部粉圆製造商代表就是安立司食品,粉圆外销40多国、每天供应超过60万杯的需求。「我每天起床都有客户跟我要珍珠,今年的订单已经排到八个月以后了。」董事长华文彬压根儿没想到珍奶成就了一个庞大的家族事业。

今年粉圆大缺货,其实,像华文彬一样,每天被客户追着要珍珠的业者遍及北中南各地。

高雄粉圆製造商代表之一,就是销售多家连锁饮料品牌、外销40多国的叶永昌食品。总经理叶建林表示,从今年农曆年后直到现在的订单量,是去年的两倍,往年一个月约2、3个货柜出港,现在增加到10个柜。

业者不约而同指出,「今年台湾粉圆内外销年产值至少成长50%。」原因就在于,从去年开始黑糖珍珠鲜奶的暴红,不仅国人爱喝,连海外也风靡;而今年在越南开立许多时髦的手摇饮料店,深受当地年轻人喜爱,店数也暴增;美国的珍奶店也蔚为风潮,更从原本亚裔市场扩展至白人市场,据去年统计,顾客数较前一年增加逾25%,也是带动珍珠的需求量陡增的原因。

中部粉圆商代表之一,彰化粉圆製造商天恩粉圆,董事长洪圣峻原为经销商,后来改从事粉圆製造,旗下产品以黑糖风味珍珠为主、并销售给海内外知名饮料连锁品牌,年纪轻轻,才36岁的他,已经带领天恩一天生产60吨(3300多箱)的粉圆,预估今年产量可达1万7000多吨。

摆脱家庭工厂 引进现代化设备

不少粉圆大厂,就这样跟着台湾珍奶走向全世界而业绩大爆发。

其实,原先台湾根本没有这个产业。时间跳回1980年代,当时市面上的粉圆,多半加在刨冰里当作配料,大小约6mm。当时20几岁的华文彬,第一次看到有人在卖「大颗」(约9mm~1cm)的粉圆,还问老闆「这是什幺东西?粉圆怎幺这幺大?」吃起来觉得退火又好吃,他便开始投入生产,后来甚至研发出彩色的粉圆,卖给菜市场、红茶摊。

30年前的食品製造业,还不够注重卫生环境,不少粉圆製造,就在小小铁皮屋完成,没有真空包装、防腐剂、冷冻,塑胶袋綑一綑就出货了。生产尚未规模化,客户也零散,华文彬的生意并不理想,一个月常常不到20万的收入。

直到1990年代,珍珠奶茶饮料店出现,华文彬开始与批发商合作,供货给红极一时的连锁饮料店,营业额才突飞猛进,后来也打入中国数一数二的饮料品牌。还从树林搬迁到中坜1000坪的现代化工厂,近期即将启用。

「想做世界级品牌的生意,想成为业界的领导,就要改变以往粉圆厂商传统的观念与作法,」华文彬说。

力推清真认证 抢攻穆斯林商机

其实,粉圆看似简单,几乎人人都能学习製作,但好不好吃,食材原料与配方,绝对是关键,每个厂都有独门祕诀。安立司与其他家产品特殊之处,在于与农民採行契作,为了提高品质,以高于市场的行情价收购。

粉圆成分,约70%是树薯(又称木薯),树薯广泛栽培于越南、印尼等热带和亚热带地区,尤其以泰国为最大生产地。与安立司契作的农民,必须要有生产履历,安立司也会一一测试树薯品质,必须以水秤选出澱粉含量超高的树薯,再与当地加工厂签约,将树薯製成粉状,用作粉圆製造。

叶永昌也严格把关品质,叶建林1998年进入甜品业工作,一度在别人的珍奶配料厂担任厂长,后来创立叶永昌,从小小铁皮屋开始生产起,去年年产量已达近6000吨。

叶永昌的经营祕诀是使用高品质的材料。不论是进口或国内买的澱粉、胶体、焦糖、修饰澱粉,都需要验收。「2013年的毒澱粉事件,问题厂商名单中,完全没有叶永昌的名字,」叶建林自豪地说。曾经有国内工厂想卖修饰澱粉给叶永昌,叶建林注意到这家工厂添加许多不该放入食品中的化学成分,就断然拒绝合作。

在粉圆製作上更用心。叶建林透露,他的粉圆由内而外,澱粉比例配方都不同,糊化温度也要时刻监督,保持中心母粉圆低温,外层高温,才不会让粉圆烂掉。

包装也是一门学问。由于珍珠易腐坏,若没有抽真空,生菌数马上飙涨,叶建林说,比起同业使用氮气瓶,氮气纯度约在99.78%,且缺点是像瓦斯桶一样,到最后残留量愈少;叶永昌使用氮气纯度可达99.99%纯氮机,且含量稳固。

天恩则以购买方式来控制原料品质。相较有些同业因资金不足每月採购,如此可能造成每月採买的原料品质难以维持,「我们反而是挑选树薯粉品质最好的时段,购买整年度的分量。」洪圣峻指出,虽然买了整年度份量,成本比较高,但是品质会比较稳定。

天恩粉圆九成产量外销,最特别的是积极抢占东南亚穆斯林商机,洪圣峻指出,已有1/4营业额来自穆斯林。

「东南亚开始兴起珍奶,客户就叫我申请清真认证,」认证虽不难,但要确保原料全部清真认证,包括防腐剂、色素焦糖全部都要。现在马来西亚拥有300多家分店、专攻本地马来人的饮料品牌,就是使用天恩的粉圆。

「合作好长一段,客户都变成好朋友。」洪圣峻笑说,经他长期外销的经验,为了迎合当地口味,珍珠也要适时调整,「譬如马来西亚喜欢鲜豔颜色、甜就要很甜、香气要很香,跟台湾人的爱好不同。」

近几年来,台湾的粉圆製造商,甚至也到海外设厂了,加深国际化的脚步。

由于东协共同市场已成立,彼此之间零关税,但台湾出口要课高关税,不少业者只好到当地设厂。安立司2006年起在越南、泰国、中国都有设厂;天恩也有在中国设立食品厂;叶永昌也已在中国投资工厂。

通路方面,有与台湾手摇品牌商、贸易商一起往国外市场发展的,也有与各国当地经销商或手摇品牌合作的。

全球茶饮商机逾20亿美元 珍奶占42%

不论内外销,粉圆都是个看天吃饭的行业,今年虽然需求量爆发,带动业绩,获利却不一定水涨船高,原因就在泰国去年发生水灾,导致树薯歉收,产量减少而成本高。

儘管,粉圆价格会受制于树薯的产量,但根据国外市调机构Allied Market Research一份「手摇茶」市场的报告显示,2016年全球手摇茶商机为19.57亿美元,预计到2023年将达到32.14亿美元,从2017年至2023年複合年增长率为7.40%。以2016年为例,珍奶就占全球手摇茶市场42%以上。

由于珍奶深受各国消费者喜爱,粉圆业者依旧看好前景,预计这一颗颗的珍珠,仍将持续擦亮台湾的国际形象。

>>马上看【一杯珍奶摇出台湾新经济奇蹟】完整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