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与法国总统

2020-01-14

特朗普与法国总统 特朗普与法国总统  陈增涛Délifrance 创办人

  许多人或者有些摸不着头脑,美国总统特朗普刚去完德国的汉堡的G20峰会,还和年轻的法国总统吃了顿午饭,一星期之后竟然又劳师动众,跑到巴黎参加法国国庆日阅兵。对于这位一生在美国房地产界打滚出身的老粗,这位文质彬彬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似乎并不介意他在国内焦头烂额的窘境,全程盛大招待。特朗普想到巴黎铁塔的米芝莲三星饭店吃饭,两位总统及其夫人就包了整家餐厅,世界有名的厨师 Alain Ducasse 亲自下特朗普与法国总统 厨。相信这位粗手粗脚的牛仔总统也总得有点文明礼仪,好歹也喝上几口波尔多一级酒庄 Château Margaux 红酒,以不失礼美国的第三位总统 Thomas Jefferson,美利坚合众国独立宣言的起草人。Thomas Jefferson 曾经是酒商,于一七八五年法国大革命前四年来到波尔多逛酒庄,还留下评比酒庄及葡萄园土壤的笔记。

  其实去巴黎铁塔吃饭前马克龙还特意安排特朗普去了一趟对着金光灿烂的亚历山三世大桥的Les Invalides。当然,对于原来是伤兵疗养院无甚可观之处,而是去参观里面华丽堂皇的拿破仑坟墓,马克龙更亲自做导游,解说法国大革命和比他更年轻的拿破仑如何在乱世中登上帝位。虽然特朗普也是一生在生意叱咤风云,在自己的家族企业呼风唤雨,家中的土豪豪华怎比得上有贵族气派的历史古迹呢?相信特朗普也顺不随马克龙的摆布,暂时忘记在国内反对他新医保法案的乱局。

  特朗普和马克龙都是总统,可别以为美国GDP是法国的七倍,特朗普这个总统可远远比不上马克龙这个总统的权力大。美利坚合众国由五十个州加上华盛顿特区组成,每州乃国内之国,其自己法律州长权力很大。更且美国是三权分立国家。作为立法机构的国会的众参两院,拥有联邦立法权,宣战权,条约批准权,更有总统弹劾权。作为司法机构的最高法院,法官由总统提名必须参议院批准,拥有释法权和推翻违宪的权力。总统只有行政权,在立法方面以每州人口为基础的众议员及代表各州而每州都有两个的参议员都以自己的选名意愿为先并不一定是总统的支持者。特朗普虽然登上总统宝座,但共和党内并没有获得大部分议员的支持,立法推行新政举步维艰,刚被否决的新医改方案就是个例子。就是友国际外交,他可以决定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但加州纽约州却可以自行遵守协定参与,削弱了特朗普的执政力度。反观法国虽比美国小却是一个中央集权的制度,第五共和国总统由全民普选产生,行使行政职权的内阁总理由总统任命,法律的通过只需在下议院多数票通过即可。马克龙新组建的 En Marche 行动党在紧跟总统大选的国会议员选举中赢得多数议席,由于行动党新议员是依靠法国民众祈望总统的名望而当选,至少暂时来说,行动党的新议员对马克龙的施政不发出不同的声音,马克龙藉此用行政命令手段,加快推进改革的立法程式。特朗普的权力,根本舆马克龙无法相比。

  特朗普接受马克龙邀请参加法国国庆阅兵,马克龙除了显示法国的军事肌肉提醒特朗普美国在国际事务上需要有个帮手,在拿破仑灵柩前告诉法兰西曾经横扫欧洲改变历史进程的光辉灿烂的时代。特朗普是不是特别来巴黎向这个小弟弟法国总统取经就不知道,吃饱喝醉脸上又贴了金回家倒是沥沥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