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升机政府

2020-01-15

直升机政府

一例一休实施没几天,我到一般台北人常去的庶民咖啡厅怡客,点一杯我最常点的大杯黑咖啡,无预警的发现已从65元涨到75元,一下子涨15%,其他餐点也都调涨。我跟店员说,行政院要约谈九大零售业者是否趁机哄抬价格,名单中并没有怡客,「是不是漏掉请你老闆喝咖啡了?」他无奈地笑笑。

这家杭州南路上的怡客,以往开到晚上10点,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改成每晚6点关门,令人好奇是否也是一例一休惹的祸?

1月11日,全国中小企业总会代表与行政院长林全茶叙,当天他们提十大建言,第一项就是一例一休。但林全院长并未明确答覆。隔天,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召开法说会,《远见》发了一篇网路即时新闻,吸引广泛迴响。他认为一例一休的主要问题不在成本增加,而在失去弹性。

张忠谋、高志明等人纷建言 政府无动于衷 

1月16日,给外界深绿形象的义美总经理高志明也受不了了,在脸书上批评,连张忠谋、大立光CEO都建言了,政府怎幺可以无动于衷?政府不该剥夺想要加班劳工的权益,让他们被限制加班后,薪水变少,只好赶车赶路去上第二份班。而在全世界最创新的美国硅谷,也绝不会有政府限制大家何时上班下班,让知识工作者失去尊严。

不只企业负责人头大,也有不少上班族对一例一休头痛。例如有在外县市工作者,过往可以累积假期而休长假返乡探亲,现在被迫七休一,变成无法有长假了。也有百货公司柜姐诉苦,过去每年可赚一档週年庆业绩奖金,现在被迫七休一与减少加班,收入顿时少了五、六万。一例一休可能是某些劳工的小确幸,却也是不少劳工的大不幸。

只要为人父母者,一定经常告诫自己,不要变成「直升机父母」,整天在儿女上空盘旋,试图掌控一切,反而会养成最不独立自主的小孩。

从一例一休看,台湾的政治已民粹到极点,变成「直升机政府」了,看似要保护人民,却让人民失去工作与上班的自由与弹性。

岂止劳动问题,产业与教育也如此。2016年底,台湾科技界最高荣誉潘文渊奖,得奖人是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教授胡正明。领奖时他发表了一席忧国忧民的谈话,指出政府努力发展所谓创新产业,却看不起还在帮台湾养家活口的产业(如半导体),资源错置。他任教的柏克莱分校近几年来资讯电机课程增加了三倍修课学生,都是因应市场需求,但他看到教育部管每一个大学科系收多少学生,实在很不可思议。

直升机父母下的小孩,不够独立。政府不是万能,却坚持当直升机政府,会不会把台湾竞争力玩完了?

本期《远见》遍访成功人士,分析为何他们都有共同点:热爱运动。运动成功学正是许多人面对混乱局势的心法,为什幺?本期并越洋专访缅甸,分析如何在冒险新国度创造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