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的租税释宪案

2020-02-15

针对遗产及赠与税的滞纳金「再加徵利息」,大法官会议日前做出「认定违宪」的解释,自公布之日起失其效力。财政部也行文各地国税局和法务部的行政执行署,先就手边正在处理的遗赠税欠税及还未执行案件,依大法官解释的意旨来办理,不得再就滞纳金部分加徵利息。

《税捐稽徵法》第二十条的规定:「依税法规定逾期缴纳税捐应加徵滞纳金者,每逾二日按滞纳数额加徵百分之一滞纳金…」超过三十日即不加徵。大法官认为滞纳金是迟延利息之性质,督促人民于法定期限内履行缴纳税捐义务之手段,以填补国家因人民逾期纳税所造成之公益损害,并未违反宪法第二十三条之比例原则或侵害人民受宪法第十五条保障之财产权,与宪法并无牴触。

争论点在于《遗产及赠与税法》第五十一条规定:「…应纳税款及滞纳金,应…依邮储一年定存利率按日加计利息」,大法官认为依上述滞纳金属于迟延利息的性质,并无加徵利息之余地;如再加徵利息,等于对应纳税额迟延损害的重複计算,欠缺合理性,不符宪法比例原则,与宪法保障人民财产权之意旨有违。

但大法官一方面说纳税人如不能于法定期限内缴清税捐,如因不可抗力之事由或为经济弱势者,或遗赠税一次缴纳现金确有困难得延期或分期缴纳,或实物抵缴,认为滞纳金并非显然过于苛刻;理由书又称「有关机关…仍应随时视稽徵成本、逾期缴纳情形、物价及国民经济水準,以及每二日加徵百分之一,是否间隔日数过短、比率过高,致个案适用结果可能过苛,是否应于法律明文规定,滞纳金得由稽徵机关依法视个案情形予以减免等,检讨修正」。显然关于滞纳金是否过重,大法官自己也拿捏不定,甚至自相矛盾。

从一般民众的直觉来看,滞纳金等于每超过四天就要收取百分之二的利息,超过目前一年的定存利息水準;若晚了三十天之后才缴纳,就要负担高到吓人的百分之十五处罚,显然是违反比例原则。大法官何不直截了当的要求财政机关,根据市场利率水準订出合理的比率,更能一劳永逸解决问题。

而有关滞纳金加计利息部分,其实其他税法包括所得税、营业税、货物税、菸酒税也和遗赠税法有类似的规定,大法官既针对滞纳金本身比率、间隔日数等是否合理,要求财政部检讨修正,也应就其他税法更不合理的「加计利息」规定,一併要求财政部检讨修正。

我们建议财政部,「依大法官解释函的意旨」,以最快的速度和方式,重新发布解释令,让其他税法有关滞纳金加计利息的规定一次解决。

不可否认,大法官近年来关于租税争议的解释,已经朝向有利于纳税人的角度调整,可谓难能可贵。

我们期许,希望大法官能够做出「明确而一致」的解释,才不会造成财税机关和纳税人的困扰。也期望处理租税诉讼的行政法院法官,能够体认大法官思想的转变,在处理租税诉讼时能够有比较「衡平」的考量。相信可以直接疏减讼源,营造徵纳双方双赢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