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黄茂荣:税捐债务强制执行,应以保护纳税人权利为优先

2020-02-15

大法官黄茂荣:税捐债务强制执行,应以保护纳税人权利为优先

(记者刘丽美/台北报导)

自2001年废除图利国库罪之后,每年新增欠税欠费待强制执行案件,从当年(2001年)的189万件,一直增加到2017年10月已经有高达908万件欠税欠费待强制执行案件未结案,上升将近5倍,全台湾平均每10个人就有4个人面临被强制执行。在保全税捐债权与赋税人权之间,孰轻,孰重?东吴大学12月21日举办「税捐稽徵法系列研讨会(一)」针对「税捐强制执行」做专题报告,主持人前大法官黄茂荣提到,对于新上路的纳保法的内容真的是有利于纳税人吗?他认为纳保法里面少有有效的规定,反而提供了稽徵机关蛮多的规範技术,让稽徵机关可以对纳税义务人如何如何…。东吴大学法律系教授陈清秀、中正大学法律学系教授盛子龙也参与讨论。

黄茂荣强调要发展成为一个合理现代的宪政国家,首先要意识到国家最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必须要能够保护人民的基本权利,如果这块办不到的话,所有公法的研究,对人民来讲,最后的结果是适得其反。

黄茂荣认为,参考比较进步的国家,跟税有关的稽徵或执行,最明显的特色是强调国家不可以有过苛的行为。在台湾研究税捐稽徵跟强制执行,也应多花时间研究有无过苛的问题,因为台湾整个公法发展的趋向,与其他国家不一样,一般的国家通常是先检讨既有的法制,对人民自由权利的保障是否欠缺,但是台湾却花很多人力在研究如何节制国家的统治行为,这不是一个好的情形。

黄茂荣建议法律人,如果一开始没有好的民事法的底子,就开始研究公法,很容易误以为,自己就是国家的化身,只研究如何伸张公共利益,而不是研究如何保护人民的基本权利。从行政法院的判决跟司法院的释宪解释,就会看到这样的特徵,就是人民基本权利的保护真的很不容易,一点一滴被建立起来。以纳税者权利保护法的规定,仔细去看几遍,会发现纳保法的内容真的有利于纳税义务人吗?黄茂荣认为纳保法里面少有有效的规定。反而提供了稽徵机关蛮多的规範技术,让稽徵机关可以对纳税义务人如何如何…。

对于行政执行法修正草案,陈清秀提出见解,他认为草案说行政机关要撤回执行,还要经过执行署行政执行单位的同意!「这个我觉得是破坏体制!」「行政执行单位变成太上皇!」因为有没有违法不当,主管机关最清楚,将来违法不当国家赔偿,也是要做处分的机关去负责,现在行政执行署有点捞过界,听说高雄国税局发生一个案子,就是国税局要撤回,执行署不撤回,给他查封拍卖,结果却是国税局负担国家赔偿,后来赔了5、6百万,所以法务部修正草案的方向弄错了,蛮危险!

盛子龙表示,以他的经验,台湾有两个机关很让人害怕,其中一个就是行政执行机关,因为行政执行机关很多都是检察官转任,功力很深厚,他们大部分用强制执行角度来看行政执行。而台湾因为执行跟稽徵机关分开,两者有很多难以配合的地方,这个是台湾体制困境,也就是税捐稽徵机关常常会抱怨,行政执行机关很大,案子进去行政执行机关之后,要不要暂缓执行?要不要收担保书等等,实务上有很多难以配合、窒碍难行的地方。在德国执行跟稽徵机关是同一个,就不会有这样的问题。

盛子龙谈到有关执行不当,在德国法上有所谓衡平性的机制,很多租税债务都可以化解,这是德国法律非常重要的设计。很可惜,我们的纳保法尚未引进这部分。租税执行的衡平制度,在德国租税公则258条,叫做执行的暂缓,也就是当租税债权的执行,因为个案的特殊情况,产生非典型的过度严苛,使得纳税人受到不具相当性的不利益,就可以用租税公则258条,有一个执行暂缓的措施。

盛子龙赞成引进德国租税债务的免除,他举遗产税实例,基本上都是以死亡时的价位核课,但是股票价钱会变动,以HTC为例,一年前的股价跟一年后的股价,从1千块跌到50块不到,台湾实务上都用实物抵缴,很多到后来就是废纸一张。不只股票,还有很多包括不动产,最近不动产也是雪崩式的跌落,也有类似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