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伤轰拍 自己的故事自己拍

2019-10-08

工伤轰拍 自己的故事自己拍 【记者张巧萱/台北报导】由工伤协会成立的「工伤影像实验班」,打破了一般人对记录片拍摄的认知,有别于以往的由专业导演操刀,这次工伤者和工伤家属自己拿起摄影机,用影像说自己的故事。

工伤影像实验班的成立,班主任陈素香是最大的推手。身为纪录片导演的她曾经以「劳动轰拍」为主题,带领几位卡车司机拍摄自己的故事。有了影像实验一班成功的前例,影像实验二班也在两年前开班。这次以「工伤轰拍」为主题,号召许多工伤者和工伤家属拍摄自己的故事。

影像班的学员大部分都是第一次接触摄影器材,每两个礼拜上一次共十堂课,从最基础的认识机器开始学起,除了技术层面的指导,课堂上学员还会有心情的交流。工伤协会秘书长同样也是影像班学员的黄小陵说:「有点概念的我学,已经很不容易了,更何况是他们从零开始,还要剪片、后製到完成影片。」虽然困难重重,两年多来仍旧完成了八部纪录片之多。

黄小陵表示,影像实验班成立之初,并没有规定学员拍摄的内容和基调,但最后大家却不由自主的拍出了生命中最沉重的部份。对工伤者及工伤家属而言,再次去触及有形的伤口或是心中无形的伤痕,远比机器技术层面上的问题更难克服,而且完成之后还要将其一次次的公开在大众面前,面对伤痛的勇气是超乎想像的。

在影像实验班之前,工伤协会也曾举办过工伤摄影展和美术班,透过不同形式的媒介,学员可以治疗内心的伤痛、抚平情绪、纪录生命的故事。学员除了用自己的故事和社会对话,像是这次其中一部作品《髮妻》以描述生死之间的情感来控诉不公的司法,或是像《一家两户》这部作品想借由拍摄父亲与叔叔平日的生活,改善家庭成员相处的情况。

无论透过何种形式,最重要的还是学员和自己的对话,因为伤痕是伴随一生的。学员利梅菊说:「从先生因工伤过世到我愿意跨出面对伤痛的那一步,过程非常久。」当被问到加入影像实验班后的成长,她欣慰的表示,感觉自己看事情的角度改变了,心境上也不太一样,而且以前不敢面对的问题,现在敢正视了。

黄小陵表示,影像实验班的下一步,是希望能够全省巡迴放映和座谈。透过工伤者及工伤家属自己的诠释和发声,并和参与的观众对话,因而让更多的人了解到,社会上有许多人是在危险的工作环境下工作,并唤醒社会对生命的尊重。

摄影:张巧萱